• <nav id="4gg44"><strong id="4gg44"></strong></nav>
  • <menu id="4gg44"><strong id="4gg44"></strong></menu>
    <nav id="4gg44"></nav>
  • <menu id="4gg44"><strong id="4gg44"></strong></menu>
  • 您好,歡迎來到官方網站 !
    全國服務熱線:0312-5805556
    P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光伏平價下的“陰影”:“捐款”與產業配套、土地兩稅不明 非技術成本占比近20%

    面對收益率逐漸走低的平價項目,光伏電站投資商不僅要承受產業鏈漲價的博弈,非技術成本也在一路高漲,“毫不遜色”。

    強制產業配套成“標配”

    30·60催動了各大電力企業向清潔能源轉型的決心,光伏行業迎來了又一次的開發大躍進時代,與2017年前后不同的是,新能源已經從小打小鬧走向主流的大舞臺,各地方政府深諳其中“套路”。

    李華(化名)是一家逆變器企業的銷售負責人,近期陪同客戶與各地方政府簽訂投資協議成為李華銷售工作的內容之一。今年以來,若干家光伏制造企業向光伏們反饋,全國十幾個地區均對產業配套提出了要求。

    “地方政府要求投資商進行產業投資,純粹的投資企業肯定沒有制造業,就要拉著設備供應商背書,一起跟地方政府談判?!边@也不是某個省份的個例,有行業人士反饋,日前某西北省份縣域500MW光伏電站項目招標,要求產業配套、繳納誠意保障金,“項目根本無法推進”。

    這樣的“規則”適用于所有的投資企業,某央企近日出了一份承諾函,承諾每獲取50MW指標,為該縣提供上千萬的資金支持。某省的部分地區曾在2020年分配新能源指標的時候就要求參與投標的企業捐款上千萬/100MW。

    進入平價之后,光伏產業發展管理的主導權落在了地方政府層面,如何分配建設規模,優選規則中地方貢獻究竟占多大比例,這是地方主管部門的挑戰,但也給產業投資配套帶來了更多的空間。

    但是,目前行業的產業布局基本已經成形,高能耗的多晶硅與拉棒產能大多集中在云南、新疆等低電價地區,組件、電池基本圍繞江浙布局,這些省份配套產業鏈齊全,可以節省運費成本,同時也方便出口。不同環節產能布局即成體系,與各方面因素息息相關,并不是孤立存在的。

    實際上,即使企業承諾了投資計劃,2-3年后,如果招商引資不具備優勢,出于成本等考慮,企業也可以搬廠撤回,留下的只是一場空歡喜。某央企中部省份光伏項目開發負責人告訴光伏們,現在幾乎所有縣域都要求產業配套,“大部分都是虛晃一槍”。

    當然,從地方政府的角度考慮,招商引資與稅收貢獻是考量一個企業或者項目落地價值的關鍵因素。但是在新的發展形勢下,國家30·60氣候轉型目標迫切,發展新能源更被上升為國家戰略方向之一,如果僅以產業配套投資作為建設規模分配的唯一依據,并不合理。

    另一方面,隨著光伏電站走向全面平價,作為一個獨立的、具有市場競爭力的產業,的確需要為社會經濟發展貢獻力量,從稅收到GDP、就業等方面承擔責任,但新能源成本下降帶來的利潤空間并不應該只分給某一個環節。在地方政府的管理中,需要整體統籌新能源降本帶來的利潤空間,給政府(招商引資、稅收)、電網(調峰運營等)、企業(項目收益率)、民眾(用電價格)以合理的方案。

    非技術成本問題“難解”

    產業配套之外,非技術成本占比的逐年攀升仍然是平價時代的一大陰影?!肮夥娬居玫爻杀驹絹碓礁?,西北戈壁的土地租金已經300-400元/畝/年了,并且要求25年一次性交納”,某行業資深人士告訴光伏們,平價時代,非技術成本占比在不斷的上升,從以前的3%左右上升至百分之十幾了。這并不是個例,光伏們了解,在30·60目標下清潔能源裝機開發大躍進的熱潮中,部分東部省份的光伏用地租金飆升至2000+元/畝/年。

    上述人士介紹道,一個項目僅手續費就高達500-600萬,“所謂的規模效應,就是體現在這些成本上,100MW與20MW分攤的每瓦費用差別非常大”。事實上,為了攤薄單瓦成本,從競價項目開始,行業發生的明顯之一就是光伏電站單體規模在不斷增大,目前備案的項目基本是百兆瓦起。

    除此之外,“城鎮土地使用稅、耕地占用稅沒有一個統一的規定,每個地方的政策都不一樣,有的地區甚至沒有明確的規則可以參考,導致項目收益率面臨著巨大的政策風險”。

    實際上,用地問題已經困擾光伏電站投資多年,但是進入平價之后,光伏用地成本的攀升甚至已經成為項目是“生死線”,不斷上漲的土地租金、規則不明確的土地兩稅都給徘徊在收益率底線的光伏項目投資帶來了陰影?!半妰r、土地、光照,平價項目投資收益率能不能達標,這基本是三個決定性的因素”,另一行業資深項目開發人士告訴光伏們。

    關于土地的成本,除了租金,還有耕地占用稅、城鎮土地使用稅以及青苗補償、場地平整、復墾費等眾多細項。西勘院總圖所所長惠星一份測算數據顯示,建設在未利用地、一般農田的某100MW光伏電站項目,非技術成本占比達到了15%-19%。除了土地之外,電網接入也是非技術成本中占比最高的一個部分。

    微信圖片_20210415083523.jpg

    來源:西勘院

    行業針對非技術成本的問題已經呼吁多年,但諸多問題仍然尚未解決。從補貼到平價,再到未來的低價競爭,光伏電力還需要付出諸多代價來參與激烈的市場競爭,這意味著電站投資的利潤空間并不會一味增加。未來隨著產業鏈價格的走低,非技術成本必將成為未來光伏投資的一大阻礙,一個合理且相對公平的游戲規則才能維持行業長久健康的發展下去。

    現實是,產業鏈持續的持續漲價與非技術成本的居高不下,正讓光伏平價挑戰重重。


    国产精品每日更新在线_特黄特黄的欧美大片_香港经典a毛片免费观看_中国人在线视频播放_久久精品极品盛宴观看